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大松 > 彩虹南非封国杂记(11)前半场空前团结,后半场祸起萧墙?

彩虹南非封国杂记(11)前半场空前团结,后半场祸起萧墙?

2020年4月6日。
 
封国封城第11天,周一,晴天。 南非1686例(比昨日上升31 例),治愈45例(确认阴性),累计死亡12例。晚间新闻爆出:南非工人大会(COSATU)原总书记、现南非工会联合会总书记瓦维(Zwelinzima Vavi)感染新冠病毒住院,他在病床上接受音频采访,呼吁人们遵守规定,待在家中。
 
今天对南非人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南非虽然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人类的摇篮”遗址,而且早在10万年前,南非就有人类文明活动的痕迹,但是真正有文字记载的现代历史,是从1652年的4月6日开始。
 
1652年4月6日,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船队在杨·范·瑞贝克(Jan Van Riebeeck)的率领下,登上今天被称为开普敦“桌山湾”陆地并开始建立基地,开启了殖民历史,开普敦也因此成为南非的“母亲城”。
(油画:1652年4月6日杨-范-瑞贝克登上桌山湾)
 
368年后的今天,已经没有人提起这段往事,对于所有南非人来说,今天只是封城第11天,21天“封城”期刚刚过半。不管是平面媒体还是电视新闻,频繁出现最多的两个关键词是COVID-19(新型冠状肺炎)和LOCK DOWN(“封城”)。
 
下面梳理一下南非疫情的发展历程:
 
一、封城前的疫情
 
进入公众视野
 
2020年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将新冠疫情定义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南非政府启动了紧急行动中心。
 
爆发病例
 
2020年3月1日,8名南非人从意大利米兰经过迪拜机场返回南非,抵达约翰内斯堡国际机场,其中部分人继续转机到德班,其中一位先生下榻在位于德班国际会议中心的希尔顿酒店,他成为南非的零号病人。3月3日,零号病人在出现症状后到一家私人诊所就医,此后他和医生都采取了自我隔离措施。3月5日,南非卫生部长宣布该病人是南非第一起确诊病例,这名病人被送到距离德班60公里的彼得马瑞斯堡医院治疗。南非第一例发生在人口占第二的夸纳省。
 
3月7日,8名南非人中的另一位女士在南非人口最多最密集的豪登省被测出阳性。
 
3月11日,新增6例。其中1例和前2例同机从意大利返回;其他5人是从意大利之外的欧洲国家返回。其中1位出现在开普敦所在的西开普省。
 
3月12日,新增3例,其中普马兰加省1例。
 
至此,南非出现了16起确诊病例,波及南非9省中的4个省,包括南非最大的三个城市。
 
南非宣布进入国家灾难状态
 
3月15日晚,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南非进入国家灾难状态。南非随后启动危机管理机制,实施限制人员聚集、要求中小学校停课、加强出入境检测、提高监控和病毒检测能力、发起全国公共卫生预防宣传行动等一系列措施。
 
中国、意大利、伊朗、韩国、西班牙、德国、美国和英国等高危国家公民暂停入境。
 
3月16日,林波波省确证1例。
 
3月17日,普姆兰加省出现南非首个本地感染确诊病例。
 
3月19日,南非卫生部长预测,南非将可能有三分之二的人会受到新冠病毒感染。
 
3月20日,自由州省爆出7例,成为南非第6个被感染的省份。在这7例中,5例来自国外,他们受邀到省会布隆方丹(也是南非司法首都)教堂参加了200人的聚会。
 
3月21日,南非人权日。东开普省(曼德拉故乡)爆出首例,成为第7个被感染省份。全国共确认240例。
(截止4月6日晚的新冠感染分布图)
(截止4月6日晚的新冠死亡病例分布图)
 
二、总统宣布全国“封城”
 
3月23日,北开普省和西北省分别爆出首例,至此,全国9省全部沦陷。
 
全国确诊病例达到402例,比22日增长128例。
 
当晚,南非总统发表电视讲话,正式宣布全国将采取“封城”措施。21天的封城封国将从3月26日午夜(3月27日凌晨)开始,全国封锁21天至4月16日凌晨。全国封锁期间除了看医,购买食物,药品和其他基本用品或领取社会补助金外,一般人一律不得离家外出,除药房,实验室,银行,必要的金融和支付服务(包括JSE,超级市场,加油站和医疗保健提供者)外,所有商店和企业都将关闭。当然,提供基础必要服务的人员和执法人员除外,封城令将由南非国防军协助南非警方执行。
 
总统在讲话中说:“这是一项决定性的措施,可以让数百万南非人免于感染,并挽救数十万人的生命。尽管这项措施将对人们的生计,对我们的社会生活以及对我们的经济产生重大影响,但延迟采取这一行动的人力代价将远大于此。”
 
3月26日晚,总统来到国防军基地对即将执行封国令任务的士官做动员讲话。他指出国防军肩负拯救生命的光荣使命,要展现出军人的爱民之心。
 
三、前半场各党派空前团结,后半场执政联盟出现内部分歧
 
全国封锁前十天南非的基本疫情,参见本人的其他博客文章,这里补记一下南非反对党(在野党)的反应。
 
在南非,执政党采取的任何措施,通常都会遭到反对党的激烈批评,仅仅一个多月之前的2月13日,总统在国会发表国情咨文演说时,就受到经济自由斗士党(EFF)议员的集体严重干扰,导致讲话推迟了一个多小时。等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也都见证了这一幕。
(2月13日经济自由党主席马勒马率领他的红衫军大闹国会)
 
然而这一次,病毒面前,国难当头,南非的反对党暂时放下纷争,空前一致地对拉马福萨总统的“封城”决定表示支持和赞同。
 
第一大反对党民主联盟领导人John Steenhuisen说“这绝对是正确之举,这种病毒(新冠)的威胁类似于战时的情况,这需要我们每个人做出牺牲。”(it’s absolutely the right thing to do. The threat of this virus is akin to a wartime situation, and this requires each of us to make sacrifices.”
 
以南非第一大民族祖鲁人为主的因卡塔自由党对总统的决定表示欢迎。
 
自由阵线领袖认为总统的决定是负责任的。
 
一向对非国大和总统“有策必反”的经济斗士党发言人说:“我们意识到,短期内,封国将造成重大的经济后果,但这是我国阻止病毒传播唯一可以采取的措施。”(“We’re aware that in the immediate, the lockdown will cause significant economic consequences but it’s the only measure our country can take to halt the spread of the virus.”)
 
南非共产党和工会大会(COSATU)传统上和执政党一起被称为执政三方联盟,但是近年来多有分歧,对于“封城”,南非共产党总书记恩齐曼德坚定表示支持。工会一开始因担心工人利益受损反对封城,总统讲话后转变立场表示“尊重”这一决定。
 
然而,到今天为止一直保持的和谐,恐怕将会被下午媒体爆出的“致总统的信”打破。
 
这封信的背景是,南非财政部长蒂托·姆博韦尼提议寻求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援助,这封信表示反对。信件公布出来的内容如下:“我们拒绝这个提议。 相反,我们重申必须捍卫南非的民主国家主权、自决的基本权利,即使在危机中,我们的独立不容谈判”(We reject this proposal. We instead reaffirm the need to safeguard South Africa's democratic national sovereignty, the fundamental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our independence which is non-negotiable, even in the midst of the crisis)。
 
签署此信的都是执政三方联盟的重量级人物,包括执政党非国大总书记马哈舒勒、南非共产党副总书记马派拉、工会大会(COSATU)总书记Bheki Ntshalintshali。目前推测应该是以个人名义,因为拉马福萨也同时是南非执政党主席,南非共产党总书记是恩齐曼德,也是南非总统内阁的高等教育部长。
(非国大总书记马哈舒勒)
(致总统信)
 
四、新冠病毒带来的经济影响
 
3月13日,约翰内斯堡证券交易所市值下跌15%,创21年来最低纪录。
 
3月27日,南非的一些经济学家预测,受疫情影响,南非2020年的GDP将萎缩2.4%-10%。3月27日和4月3日穆迪和惠誉先后对南非主权信用评级的下调更使南非的经济形势雪上加霜,南非兰特兑美元的汇率随后分别应声下跌到18和19。
 
尽管大多数人理解封城期间带来的短期负面影响,依然支持政府的封城新规,但是也不断有人呼吁政府放宽禁令,一些行业要求政府将他们所在的行业纳入禁令可以赦免的“基础必要”行业之中,这其中包括垃圾回收行业、非正式经济行业(街头摆摊、开小商店),就连明确禁止的烟草行业也以会造成失业为由要求赦免。
 
随着“致总统信”的公布,危难时期不该有的党内纷争和党派纷争再次浮出水面,无处不在的政治也会不甘寂寞地发挥出它或好或坏的作用,对于希望带领南非人民团结一致走出疫情困境的拉马福萨来说,如何运用智慧处理好此事,将会是一大考验。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