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大松 > 曹大松:教师节致敬大学恩师水恒涌刘丽青夫妇

曹大松:教师节致敬大学恩师水恒涌刘丽青夫妇

虽然有时候会忘记自己曾经是老师,但每年到教师节的时候总会想起自己的老师们。

曾经有过一个想法,每年教师节写自己的一位老师,可每到教师节的时候,似乎又是忙得一塌糊涂,虽然能想起很多老师,但很难静心坐下来写一篇。

回想起来,至今互动最频繁的,还是西北大学读书时的老师水恒涌、刘丽青夫妇。毕业三十多年,联系从未断过。

(给我们当老师时的水老师夫妇)

 

水老师夫妇分别毕业于西安外院和西北大学,刘老师毕业后留校在西北大学任教,水老师毕业后留校在外办做翻译,两年后调入西北大学。我们上学时刘老师教精读;水老师教泛读,同时也是我们的班主任。刘老师专业精湛,勤奋严谨;水老师学识渊博,多才多艺,提笔可作画,掌勺可当厨,摄影更是一流。他俩令我等刚刚走出中学校门的新生羡慕敬佩不已,很快就成为我们全班所有学生的偶像。两人又特别关心爱护年龄比他们只小几岁的学生们,对我们如同大哥、大姐一般,所以不光是我,我们那一班所有学生至今联系最密切的大学老师也是他们夫妇二人。

我们毕业后不久,两位老师也先后离开西北大学。刘老师以教育部全国统考第一名的成绩到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育学院进修,此后又到兰州大学外文系追随其大伯水天同老先生读莎士比亚研究生,再回西大继续任教。1995年北京世妇会期间各国代表到古都西安访问参观,刘老师临时被抽调协助,非常出色地完成翻译任务,受到国务委员兼任国家计生委主任彭佩云赞赏,随后调入国家计生委国际合作处担任负责人,机关党委书记。数年后又成为英国玛丽斯特普国际组织驻华首席代表,为改善中国艾滋病治疗状况和支持草根卫生组织发展做出了特别重要的贡献,荣获2010年中国第二届精忠奖。还记得有一年回国,我从机场直接就被同学林寒松接到刘老师组织的一个艾滋病宣传会议的会场,刘老师在台上的宣传讲演获得阵阵掌声,下面观众席上热烈鼓掌的人群中,还有大名鼎鼎的摇滚歌王崔健。

                (水老师夫妇与其大伯兰大水天同教授)

(刘老师获得中国第二届精忠奖,图片来自网络新闻)

 

水老师的经历也颇具传奇。离开西北大学后自己创业,在陕南开过铅锌矿。刘老师调到北京后,水老师先后在美国辰达驻华办事处、南非航空驻华办事处、墨西哥航空公司驻华办事处做首席代表。水老师还在儿子的中学人大附中家长委员会做志愿者,参与人大附中艺术团文化部外宣演出多年。儿子到美国Embry Riddle航空大学读大学期间,水老师参与管理佛州一家航校工作,儿子学成留美成为飞行员。经过多年的经验积累与学习后,水老师又重返教坛,这次却不是教英语,而是受聘到北京航天航空大学飞行学院用英语教授飞行地面理论与陆空通讯,还成了人气最旺的老师,连续三年荣获最佳教师。今年年初新冠疫情肆虐期间,北航春季学期远程教学第一课上线,北航校领导在会议中心大报告厅通过腾讯课堂系统观看的就是飞行学院水恒涌老师进行的全英文《地面理论与航空系统工程》课。作为模拟机指导老师,水老师带领北航飞院CFC模拟机实验室代表团参加全国模拟飞行锦标赛一举斩获团体第一名桂冠。

(北航春季学期远程教学第一课上线,图片来自新闻网络)

(水老师指导学生参加全国模拟飞行锦标赛一举斩获团体第一名桂冠,图片来自新闻网络)。

 

我毕业分配到兰州后,因着水老师的关系,也结识了著名教育家、陇右第一名流水梓(水老师的祖父)的儿女--水家的教授们,并有幸聆听他们的教诲,受益匪浅。和水天同教授(语言学家、翻译家、莎氏比亚研究专家、水老师大伯)的几次见面令我终生难忘,他说出的话如同散文般优美,直接记录下来便是一篇美文。他的书堆在大床的两侧,随手便能抽出一本评点;他喜欢讲青年时期的往事,连年月日都记得清清楚楚,一一娓娓道来,但对他后来在反右和文革中所受的冤屈苦难只字不提。水天明教授(俄罗斯语言文学专家、水老师二伯、 著名主持人水均益的父亲)声若洪钟,出口成章,讲话发言不用写稿,他的书房没有书架,书是直接从地下一直到摞到接近房顶处。水天明教授也是甘肃西大校友会秘书长,所以我还因此沾光被他指定为西大校友会西固区的联络人,此后数次到他家汇报工作,偶尔也会闲聊,老人家很健谈,酒量也好,对水均益寄予厚望。水天长教授(水老师姑姑)家只去过一次,那时她还在西北师范大学担任历史系主任,工作繁忙,但非常热情,虽然她很欢迎我去,但是我自己不好意思再去打扰。我后来在北京水老师家中也多次见过水老师的父亲水天浩教授(水梓三子,政治经济学专家),他从西安体院退休后在北京和西安两地居住,老人家儒雅谦和,还保留着民国文人的气质,我在南非也和老人家通过电话。

 

水氏后人,1999年,北京茶馆,前排左起:水天中(美术评论家),水天浩(政治经济学专家),水天明(俄语专家),水天行(质量体系认证审核专家);后排左,水恒涌,水均益,水晶晶,水百合。

水老师一家和他的学生、我的大学同学同宿舍铁杆兄弟林寒松同住在北京一个小区的院子里,我每次回国都会在寒松家小住几天,所以也每次都能见到两位老师,并和北京的其他同学一起相聚,最近的一次回国再返南非前夕,已是头顶白发的水老师还亲自帮笨手笨脚的我打点行李装箱,提前帮我办理网上登记手续。

水老师和刘老师都来过南非出差开会,刘老师更是来过两次,每次我们也都能抽空见面,喜悦之情,如同家人团聚。刘老师常年出国参加国际论坛发言,行李箱中总是装着书,无论在酒店还是飞机上,她只要有空,就会看书。

                     (刘老师第一次来南非开会后时与我合影)

 

开通微信后,和水老师之间的沟通更多,几乎每周都有互动,水老师经常会给我发一些各行业专业词汇用语,时不时给予一些鼓励。就在今天,我向两位老师致以节日问候时,两位老师还在叮嘱我定时体检,注意保养,不要太辛苦。

三十多年前的两位恩师,至今在各个方面仍然走在我们这些学生的前面,依然还是我们这些学生学习的偶像和榜样,而三十多年来亦师亦友的交往,带给我很多温暖和力量。

(水老师家族的老师们)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