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大松 > 南非骚乱之我见

南非骚乱之我见

文|曹大松

1.  南非骚乱的损失

关于7月9日到7月17日南非骚乱的情况,全球主要媒体都已经做了报道,这里不再赘述。

截至7月21日的统计数字,本次骚乱有100家商城被火烧,3000家商店遭到洗劫,库存损失达到15亿兰特,1400个提款机被损坏,300个银行和邮局网点遭到破坏被迫停业,4万多家企业受到影响,损失预计为500亿兰特(34亿美元),其中夸纳省达到200亿兰特。15万人因此失业,5万个商贩因此丢掉赖以生存的饭碗。(参见下图)

另外,死亡人数高达337人,3400多人因为参与打砸抢被捕。

2.  南非骚乱的原因

此次骚乱的导火索是南非前总统祖马因藐视法庭被判监15个月而引起,但骚乱背后的深层原因却非常复杂。

从政治层面来看,首先反映出南非执政党内部不和。执政党内至少有两个派系,一派以总统兼党主席拉马福萨为首,另一派以前总统祖马为首。拉马福萨和祖马的不和可以追溯到新民主南非诞生前。1990年,曼德拉出狱后就很看好拉马福萨。 1991年,拉马福萨当选为非国大总书记,祖马是副总书记,但是当时他和姆贝基是亲密合作者,共同阻挡了拉马福萨成为曼德拉的接班人。拉马福萨负气转而经商,但从心底并未放弃他青年时期就立志当南非总统的梦想。

2012年12月拉马福萨重返政坛当选为非国大副主席,并在2014年5月当选副总统,但又被祖马“边缘化”。2017年12月,拉马福萨在第54届非国大全国代表大会上击败另一候选人—德拉米尼·祖马(祖马前妻,曾任非盟委员会主席,现任联合执政和传统事务部长,这次祖马在最后一刻选择自首入监,也是在家庭会议中听从了前妻的劝说),成功当选为非国大主席。但是拉马福萨当时也是以微弱优势当选,执政党以及政府内阁中祖马派系的人依然占到将近一半。比如执政党总书记马哈舒勒就公开挑战党主席拉马福萨,被暂停职位后继续反扑,在祖马被判刑后前往祖马家中并发表讲话替祖马鸣不平。祖马入狱,对于那些当年被祖马提拔重用的高官来说,无疑唇亡齿寒,因此他们明里暗里试图扳倒拉马福萨,保护他们的既得利益并希望祖马能够得到司法豁免,也让他们重新获得腐败自由。而拉马福萨上台后曾承诺将严厉打击腐败,“国家俘获”调查委员会也紧锣密鼓展开对曾经被祖马支持的古普特家族操纵的“国家俘获”进行调查,并传唤祖马配合,但祖马多次拒绝出庭,因此最终被宪法法院以藐视法庭罪判刑。

(祖马与拉马福萨)

根据南非国家安全部门所透露的信息,骚乱是有组织有计划的行动。他们从袭击关键地区的手机信号塔开始,逐步过渡到袭击高速公路和港口,尽可能先制造恐慌情绪,然后再煽动民众哄抢商店和仓库。警方表示已经锁定了12名组织煽动者,包括祖马内阁时的情报机关首脑,曾经出任过南非驻日本大使的德罗莫,虽然德罗莫极力否认组织叛乱,但是他一直被认为是听命祖马的私人间谍。

从经济层面来说,南非由于长期推行种族隔离制度,造成贫富差距极大,虽然1994年新民主南非诞生,但并没有能够解决这一长期积累的问题,财富依然集中在少数白人印度人和新崛起的极少数黑人新贵手中,大批黑人依然生活在最底层,在前总统祖马执政九年期间,更是大搞裙带关系,滋生腐败官僚,同时官商勾结任由和他关系密切的古普特家族操作国家经济核心命脉,形成“国家俘获”这一特殊现象。 

在祖马任期内,南非经济增速减缓。2008年祖马上台之前,南非GDP增长率为3.2%,2017年祖马下台时,增速为0.7%,在他任期内,南非还成为全球失业率最高的国家,达到27.7%,管理不善并被古普特家族“俘获”的国有企业债务也达到最高点,贫困进一步加剧。也是在他任期内,很多外资撤离,国际评级大幅下降。祖马执政这九年,除了在防治艾滋病方面比姆贝基政府更加有所作为外,其他方面乏善可陈,因此被南非媒体称为“被浪费的九年”。

2018年2月上台时,接收的是祖马留下的烂摊子,还有祖马派系占到近一半的支持者。拉马福萨在上台伊始就推出了一系列经济社会改革议程,将推动经济增长,增加就业和强力反腐作为新官上任的三把火。

应该说,拉马福萨作为总统执政头一年还是取得了一些政绩,赢得了好评,因此在2019年的全国大选中获得胜利。他在上台后推出五年吸引1000亿美元外资的计划,仅在2019年11月的投资大会上就吸引到52个项目401亿美元投资承诺(笔者担任了这次大会的同声传译)。针对失业率,拉马福萨也出台相应政策,通过青年就业服务计划,计划实现每年新增27.5万个目标。

拉马福萨的强力反腐主张虽然受到很多人的欢迎,但是也在既得利益者那里受到强硬的抵抗,因贪腐下台的祖马和跟着祖马贪腐的人一直视他为敌。

可以说,拉马福萨的运气很背,突入俱来的新冠疫情使得南非本已脆弱的经济雪上加霜,为了防止疫情传播而不得已采取的封国封城措施又使得经济形势进一步恶化。南非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以及实施封禁措施影响,2020年南非经济萎缩7%,为自1946年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另据南非媒体报道,南非2021年第一季度的失业率达到了32.6%。

贫困和高失业率一直是南非犯罪率高的根源,如同定时炸弹,每年都会被某个导火索在某处被点燃爆发。这一次,历史上罕见的新冠疫情加剧了社会和经济问题的恶化,这时候只要有人煽动,自然便会酿成趁火打劫的大乱,因此这次骚乱虽然只发生在夸纳省和豪登省部分地区,但的确是新民主南非成立之来最严重的一次。

哄抢商店和仓库的并非都是祖马的支持者,南非电视台记者在现场采访到几个抢货的人,有的表示他们知道祖马是腐败者,并不支持祖马,只是家中没粮。另有一位头顶着货物的少年和电视台记者的短暂对话很有意思:

记者:你为什么抢这些东西?

少年:他们抓了祖马,他们必须释放祖马

记者: 你为什么支持祖马?

少年: 必须要释放祖马(然后转身走了)。

骚乱平息后,南非一些学者和分析家在接受电视台的采访中纷纷指出,因疫情而加重的贫困、高失业率、不平等才是这次骚乱的深层原因。

除此之外,这次骚乱中也反映出肤色分歧、种族部落分歧、各党派分歧的问题,限于篇幅,不再展开讨论。也许值得一提的是,拉马福萨是文达族,在南非属于少数民族,而执政党非国大传统上以科萨人为主,比如非国大元老曼德拉、奥利弗·坦博,西苏鲁、姆贝基等(这也是拉马福萨未能在二十年前接替曼德拉的原因之一),而南非最大的民族则是前总统祖马所属的祖鲁族,这次骚乱最开始也是最严重的地区,也在祖鲁人为主的夸祖鲁-纳塔尔省(简称夸纳省)。有分析认为,这也是拉马福萨不敢轻易太早出手平乱的一个原因,而拉马福萨在大批出动国防军(2.5万人)之前,虽然遭到经济自由斗士党(EFF)的反对,但得到了祖鲁新王的支持。

(7月14日晚,祖鲁新王发表电视讲话谴责暴力,支持政府平乱)

3.  对华人华侨和中资企业的影响

这次骚乱也波及到华人华侨,损失最严重的是在夸纳省,主要集中在德班、彼得马瑞斯堡和新堡市。综合各方面的信息如下: 夸纳省华人华侨有100多家商店和20家工厂被抢,至少20家商店和工厂被烧毁,所幸无人员伤亡。

其中,德班位于市区的多家华人商店被抢,彼得马瑞斯堡的中国商城被纵火烧光(见下图)。

新堡市有两个工业区,一个靠近市区的老工业区,一个是靠近黑人区的新工业区,也就是马达代尼(Madadeni)工业区,和居住了几万名贫困黑人的住宅区仅有一个铁丝网相隔。根据华人媒体非洲时报记者深入到现场的报道,该区19家纺织工厂中,18家都是华商开办的工厂,有5家工厂被烧毁,9家工厂被洗劫一空,每家工厂最少损失两千万兰特。 

骚乱发生后,新堡市成立了华人持枪自卫队,加强了保安,在通往老工业区的主要路段设置路障,日夜巡逻,防止了打砸抢的进一步蔓延,因此老区的工厂没有受到冲击。

约翰内斯堡的中国商城因为都距离黑人区比较远,骚乱发生后也加强了保安措施,因此基本没有直接的影响,但是有些商家的仓库距离黑人区比较近,所以也曾严重担忧,骚乱迫使商城选择了关门,造成了一定的间接经济损失。

7月15日,陈晓东大使电话慰问了遭受严重财产损失的旅南侨胞和中资企业人员,7月16日,陈大使向南非外交部长表示,中方谴责暴力犯罪行为,支持南非政府平暴制乱,相信南非政府有能力尽快控制局面,并希望南非加强夸纳省的企业及人员保护。

新冠疫情在南非已经出现第三波高峰,前两波中,已经有不少华人回国躲避,位于南非商业中心桑顿的中资企业大楼也出现了很高的空置率。第三波由德尔塔为主的疫情更加凶猛,很多华人不幸中招,在第一波和第二波中我都是听说有华人但并不熟悉,而这一波中我自己的朋友圈中就有多人中招,还有几位认识的人不幸离世。

疫情刚出现时,就有华人担心南非的犯罪率会上升,打砸抢不可避免,一些人就萌生回国的念头,但是回国也并不容易,毕竟在这里打拼多年,难以舍弃,而且归国之途也不容易,国航自6月9日航班因归国人员多人染疾,之后熔断,至今尚未恢复。

对于那些商城和工厂华人业主来说,多年心血毁于一旦,买了保险的,只能索赔部分损失,没买保险的,更是不知如何是好,幸好7月25日晚总统讲话表示南非政府将设立专项基金,还带来一线希望。然而重建并不容易,而且有些人已经心灰意冷,不知下一波何时会再来。

南非的骚乱也严重打击了投资者的信心,如果没有安全的环境,肯定会吓跑准备投资的华人和企业,但是,在这里打拼多年已有基业的华人有不少人还会继续选择留在这个国度。

4.  骚乱后的反思

南非骚乱已经平息,但是带来的影响深远。

南非夸纳省经历了短期的商品供应短缺,民众甚至开车排长队购物。(见下图)

骚乱发生后,兰特应声下跌。

骚乱期间,两个省份部分地区的核酸测试和疫苗注射被迫中止,骚乱还有可能加重疫情的传播。

骚乱前刚刚出现的经济复苏萌芽景象不再,骚乱后的重建和恢复要经过数月甚至数年。

整个国家都在反思。

南非执政联盟中除了非国大外还有南非共产党和工会,7月15日,三方联盟联合发表声明,支持政府制止暴力犯罪,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总统在7月16日的电视讲话中承认政府在应对精心组织的暴力犯罪方面准备不足,他将这次骚乱定义为“未遂的叛乱”他说:“过去一周发生的骚乱时间是对南非民主法制的蓄意破坏”,他还指出,“那些幕后指使者以对政治不满为借口,试图挑动民众叛乱”。

事实上,这次骚乱有着明确的直接原因和确切的时间点,是可以预期的,南非政府情报部门表示得到了消息并及时反馈给了警方,警方则表示警力不足,国防部派出的第一批军队只有2500人,政府部门间也存在相互推诿现象,应对迟缓,所以造成一开始局面失控。

执政党以及执政联盟需要团结和统一,拉马福萨或许应该借此机会清除那些党内的腐败分子和煽风点火者。南非约翰内斯堡大学非洲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蒙亚埃博士认为,非国大需要改革,以便适应现代社会,拉马福萨应该加快行动,重组内阁,和那些致力于法制和反腐的人结成同盟,更有效地管理这个国家。

7月25日晚,拉马福萨总统在电视讲话中强调南非必须改善经济、创造就业,政府将出台多项措施优先帮助受到新冠疫情影响的中小企摆脱困境,国家保险公司将补偿受损商场及企业,并设立专门基金为没有购买保险的受损商家提供赔偿,同时也将帮助那些极端贫困和失业者。

拉马福萨还表示,警方将会继续追捕此次骚乱事件中那些煽动以及从事暴力犯罪的人,将他们绳之以法。南非政府也将总结经验,以后会更快更果断应对危机。

骚乱集中的黑人社区也在反思,实际上,骚乱进行到第二天和第三天的时候,一些黑人社区的有识之士就站了出来,认识到这种骚乱最后的受害者还是他们自己,他们自动组织起来,阻止暴乱,并积极配合警察,将那些罪犯抓获并移交警方。比如笔者居住的中兰德(MIDRAND)最大的黑人区是TAMBISA, 在这次豪登省的骚乱中,成为受损最小的地区,就是因为社区民众组织起来,构成人盾围墙,保护了他们所TEMBISA商城购物中心。(见下图)

 

与此同时,一位津巴布韦的“过来人”也发文呼吁底层民众不要上当,这篇文章在南非当地广为流传,笔者将此译成了中文,详见:https://caodasong.blog.caixin.com/archives/248058

5.  未来趋势预测

南非未来的趋势难以预测,三百多年殖民及随后的种族歧视和隔离造成的两极分化和贫困问题不可能一蹴而就,疫情加上这次骚乱的影响让经济复苏的愿望难以预期,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只会让社会问题更加突出,执政党非国大的腐败问题也难以在短期内解决,这对拉马福萨里领导的南非政府来说,都是极为严峻的考验,但是南非上下毕竟通过这一事件开始了认真反思,南非政府也总结了相关经验,并决定采取多项措施,相信不会允许出现席卷全国的骚乱。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民主制宪的理念已经深入南非人心,因此南非绝不可能倒退到白人执政的种族隔离式分别发展,也不会接受津巴布韦式的激进土地改革。

南非虽然经过大乱,再加上目前依然肆虐的疫情所造成的损失和创伤短期难以弥补,但是南非依然具备较好的资源优势,有着良好的基础设施和生态环境,金融和商业服务体系相对完善,法律制度也相对健全。另外,三权分立的民主政体,普世价值的主流意识,宗教信仰的行为准则依然会使南非具有较强的生命力。

(2021年7月26日)

参考文献:

I.网上链接

1. 2021 South African unrest -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21_South_African_unrest

2.South Africa unrest hits 40,000 businesses, government says

https://www.africanews.com/2021/07/21/south-africa-unrest-hits-40-000-businesses-government-says/

3.  Where does South Africa go from here?

https://www.economist.com/middle-east-and-africa/2021/07/24/where-does-south-africa-go-from-here

4.  Quarterly Labour Force Survey (QLFS) – Q1:2021

http://www.statssa.gov.za/publications/P0211/Media%20release%20QLFS%20Q1%202021.pdf

5.  Poverty at Root of South Africa Violence and Looting: Analyst

https://www.voanews.com/africa/poverty-root-south-africa-violence-and-looting-analyst

6.  About 800 stores looted, 100 malls damaged and over R20bn lost – Sapo

https://www.iol.co.za/news/south-africa/about-800-stores-looted-100-malls-damaged-and-over-r20bn-lost-sapoa-c549f3f1-5d21-44cb-b995-4891ff4644f3

7.  南非新堡华人同胞:暴乱中拿起武器护卫家园(非洲时报7月23日报道)

http://www.africantimes2005.com/nfhs/37112.html

8.  中国驻南非大使馆微信公众号

9.  南非侨网公众号

10.  Mapisa-Nqakula: We have deployed 25 000 soldiers

https://www.iol.co.za/news/politics/mapisa-nqakula-we-have-deployed-25-000-soldiers-06107ed0-0db0-4ad5-bba6-80abed44f655

11.  Statement of the Alliance Political Council

https://www.sacp.org.za/content/statement-alliance-political-council-2

12.  Worst violence in years spreads in South Africa as grievances boil over\

https://www.reuters.com/world/africa/looting-violence-grips-south-africa-after-zuma-court-hearing-2021-07-13/

13.  Dlamini-Zuma reportedly convinced Zuma to present himself to correctional services after family meeting

https://www.iol.co.za/the-star/news/dlamini-zuma-reportedly-convinced-zuma-to-present-himself-to-correctional-services-after-family-meeting-c4542e1a-57a5-4f69-a9a6-a5e41d25f453

14.  Tembisa community use their bodies as shields to protect mall from looters

https://www.news24.com/citypress/News/tembisa-community-use-their-bodies-as-shields-to-protect-mall-from-looters-20210713

15.  Poor government leadership contributed to mass looting

https://www.news24.com/news24/southafrica/news/unrestsa-poor-government-leadership-contributed-to-mass-looting-sahrc-hears-20210723

16.   South Africa says vaccine rollout, essential healthcare disrupted by unrest

https://www.reuters.com/world/africa/south-africa-says-vaccine-rollout-essential-healthcare-disrupted-by-unrest-2021-07-13/

II. 书籍:

1.  Cyril Ramphosa-Anthony Butler First published in Southern Africa by Jacana Media

2.  Zuma-Abiography by Jeremy Gordin—Jonathan Ball Publishers

  III. 电视新闻 (南非电视台是信息来源的主要渠道,从7月9日到7月25日截稿前,笔者每天观看。)

1.  SABC NEWS  HD

2.  NEWZROOOM AFRIKA HD

3.  BBC WORLD NEWS

4.  Al JAZEERA

V电话采访及与南非国情研究中心同事沟通交流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