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大松 > 彩虹南非封国杂记(15)完全不同的复活节

彩虹南非封国杂记(15)完全不同的复活节

杂记因为复活节停了三天,今天是封国第18天了。这几天,每天被窗外的鸟鸣声叫醒,小区里没有了往日的汽车和人气,似乎鸟儿也多了起来,成群结队地从头顶飞过,落在远处的树上,唱着欢快的歌曲,全然不顾人间日益严重的疫情。
 
没有了工人前来打草,自己在封城前又忘了买器具,用普通的剪刀修理草坪注定不是件容易的事,剪不了多久手就开始痛。我暗暗下定决心,解封后第一件事,是买个割草机。
 
疫情简报
 
从4月9日到13日,南非的累计确诊病例从1934例上升到2272人,死亡人数从18人上升到27人,今天新增的死亡病例2例,其中一位57岁的男子是无症状感染者。南非的累计治愈病例从4月9日的45人增加到410人。南非的治愈病例不会每天更新的原因是,患者检测为阴性后,还需要继续隔离观察两周才能公布,所以治愈病例是成批公布而不是每天更新。4月12日与4月11日的确诊病例相比,增加145例,创下封城以来单日最高纪录,其中包括23监狱官员,3名囚犯。据悉,这是由于东开普省的一名监狱官员参加了葬礼感染到病毒所致。南非一名主播的亲戚也是在复活节期间到林波波省参加了葬礼而感染病毒。东开普省卫生厅官员表示,葬礼已经成为新冠病毒在该省的重要传播来源。
 
各省确诊病例如下:
 
豪登省 890例 (豪登省是南非经济中心,面积最小,人口最多,也是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以及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所在地。)
 
西开普敦省617例(开普敦所在地,风景最优美的省份,葡萄酒产地)
 
夸纳省 465例(非洲第一大港德班所在地,第一大族祖鲁大本营)
 
自由州省96例(司法首都布隆方丹所在地,农业大省)
 
西北省22例(太阳城所在地,拥有世界最大铂金储量,畜牧业大省)
 
普姆兰加省22例(非洲煤矿中心,旅游大省,紧邻克鲁格公园)
 
林波波省23例(全国最大铜矿所在地,与津巴布韦接壤,有著名温泉)
 
东开普省104例(曼德拉等非国大元老故乡,东南沿海,有东伦敦和伊丽莎白港)
 
北开普省16例(全国面积最大,人口最少,锰矿铁矿资源丰富)
 
无法归省的17例。
(2020年4月13日南非确诊病例与死亡病例分布图)
 
锡安教会停止聚会,复活节拥堵景象不再
 
在南非,复活节是圣诞节之后最为重要的节日,也是一年中第二个长假,南非的学校也都在复活节前后放两个星期的假。
 
南非的复活节本来就和其他西方国家有着不同的地方特色。
 
在南非工作和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一定会见到过胸前佩戴有“ZCC”字样的五角星徽章,身穿卡其布制服、戴着警察式样的帽子的人,这些人就是锡安基督教徒。
(锡安基督教男信徒的统一制服)
 
锡安基督教会是南非乃至整个南部非洲最大的非洲独立教会,由于其基本教义融合了基督教教义和非洲传统信仰文化,所以受到很多非洲人的拥护与认同,从而成为南非发展最快、规模最大、信众最多的教会。根据2001年南非人口普查统计,锡安基督教会的人数当年已经达到495万人,现在的预计人数大概在800万-1000万之间。
(ZCC女教徒)
 
除了南非的信众外,锡安基督教会还吸引了津巴布韦、博茨瓦纳、莫桑比克、赞比亚、马拉维等国的信徒。
 
而锡安基督教会(ZCC)最盛大的聚会就是复活节期间前往圣城莫瑞亚敬拜(Moria, )。莫瑞亚是ZCC总部所在地,位于林波波省,距离林波波省首府波罗克瓦尼40公里,在约翰内斯堡北部360公里。林波波省位于南非最北部,每年复活节期间,全国各地前往圣城的信众多达几百万人,在此期间,豪登省和林波波省的1号国道都会出现严重拥堵,根据收费站的统计,1小时通过的车辆高达2000多。
(往年ZCC聚会点外的停车场)
 
今年由于疫情的出现,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在做出封城决定之前,还特地会见了南非的一些宗教领袖,取得了他们的理解支持,禁止了所有集会,4月5日又专程前往南非林波波省锡安基督教会城拜会ZCC的领袖,让他们为南非祈祷,豪登省通往林波波省的关口,在封城期间设置了路障,只允许运送基本物资的车辆通过。
(总统拉马福萨与ZCC宗教领袖Dr Engenas Lekganyane用碰肘代替握手)
 
双洋超长马拉松取消,众跑友家中接力
 
南非复活节的另外一大盛事是在开普敦已经举办了50年的超长马拉松赛,号称双洋马拉松超长赛( Two Oceans Marathon Ultra),全长56公里(马拉松标准为42公里),路线沿着风景美丽的开普半岛,是非洲大陆上最大的长跑赛事,也被认为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长跑赛。
(2019年双洋马拉松赛,已经跑过50年)
 
虽然开普敦人喜欢讲好望角是非洲大陆最南端,是大西洋和印度洋交汇处,网上也这样流传,但是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开普敦所在的地方只有大西洋,好望角只是非洲大陆的西南端,真正的非洲大陆最南端也是两洋交汇处在好望角东面170公里的Cape Agulhas(阿古拉斯角)。
(Cape Agulhas:两洋交汇处,非洲最南端)
 
2020年的两洋马拉松赛原定在4月11日举行,这一万众瞩目的赛事也因封城封国取消。不过喜欢运动的南非人并不想就此放弃,有些居住在花园豪宅的长跑爱好者发起在家跑马拉松的倡议,结果还得到了很多人的响应,有的人还制作了起跑线,终点线,在冲线后把以前的奖牌佩戴到身上。
 
在我们华人圈里,有一位被我们一致尊称为“铁人”的老朋友,还曾把他跑马拉松获得的奖牌送给曼德拉当生日礼物。年近6旬但精气神不输小伙子的老铁人在4月12日的朋友圈里如此记述:
 
“昨天(4月11日), 是举办开普敦56公里双洋马拉松的日子。 本应该两万运动员在大西洋岸边在海风中奔跑。 总统一声令下,能跑的不能跑的都要关在家里闭关。
 
跑友Helen颇有创意,想出一个好主意。 跑友们接力完成五十六公里的赛程。四个人一组,每人跑十四公里,还有两个跑友是跑二十一公里半马。特别说明是自己在家里跑,有人在后院跑,有人在八米长的阳台上跑半马。 我自己得天独厚在后院的台阶上跑十四公里,在这条笔直的赛道上跑了很多次了,这次特意量了一下,居然有十三米长! 十四公里跑了大约550个往返,这比蒋荣宝的八米长阳台赛道跑二十一公里1318个往返轻松多了。
 
穿上上次双洋马拉松赛的纪念T shirt,带上上次得的奖牌,以此纪念这一次灾难性的疫情中和跑友们共同完成的纪念赛事。
 
总统的果断措施已经初见成效,愿上帝保佑南非和南非同胞。”
 
疫情改变了一切,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在复活节演讲中所说:“This is a time like no other”(此时此刻,前所未见。)
 
“A world of silent streets, Shuttered storefronts. Empty places of worship. And a word or worry”
 
(一个街道寂静无声的世界,商家店铺全都紧闭,礼拜场所空无一人,世界各地忧心忡忡。)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