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大松 > 彩虹南非封国杂记 (16) 南非的钟南山+张文宏?曾被骂成卖国贼

彩虹南非封国杂记 (16) 南非的钟南山+张文宏?曾被骂成卖国贼

疫情简报

封城封国进入第20天。南非新增91例新冠病毒病例,累计确诊2506例,34例死亡(18例在夸纳省,超过一半,今日全国新增7例,),治愈410例,累计测试90515例。

Mediclinic Morningside 爆出12例医务人员确诊感染,而这家医院是华人常去的医院,距离中资企业密集的中钢大厦和中国建行大楼都不足1公里。今天南非华人微信圈中还有人发了News24截屏图,称1名32岁男子成为南非华人中第一例感染者,但我到News24网站浏览并没有看到这个消息,我还使用该网站的搜寻功能,也无任何相关结果,觉得这应该是谣言。晚间看到中国驻南非大使馆临时代办李南接受中新网和中国侨网连线采访的消息,据李代办介绍:“迄今为止没有一起中国同胞感染的病例,南非也没有发生一起中国公民输入病例”。

(李南代办接受国内连线采访)

各省疫情:

豪登省 930例 (豪登省是南非经济中心,面积最小,人口最多,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和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所在地)

西开普敦省657例(开普敦所在地,风景最优美的省份,葡萄酒产地)

夸纳省 519例(非洲第一大港德班所在地,第一大族祖鲁大本营)

东开普省199例(曼德拉等非国大元老故乡,东南沿海,有东伦敦和伊丽莎白港)

自由州省97例(司法首都布隆方丹所在地,农业大省)

林波波省25例(全国最大铜矿所在地,与津巴布韦接壤,有著名温泉)

西北省23例(太阳城所在地,拥有世界最大铂金储量,畜牧业大省)

普姆兰加省22例(非洲煤矿中心,旅游大省,紧邻克鲁格公园)

北开普省16例(全国面积最大,人口最少,锰矿铁矿资源丰富)

未确定地区18例

(4月15日在南非的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分布图)

教授成网红?原来早就是英雄

这几天南非人最多关注的不是英明果断的总统拉马福萨,不是威风凛凛的警察部长塞勒,甚至不是每天如实通报疫情的卫生部长姆凯兹,而是南非顶尖的流行病学家萨利姆·阿布杜勒·卡瑞姆教授(Salim Abdool Karim)。疫情期间卡瑞姆教授领导着一个45人组成的专家顾问团队,为南非政府疫情提供科学依据,成为拉马福萨总统和卫生部在封城抗疫期间的智囊核心人物。

(卡瑞姆教授演讲电视直播)

每天晚上,新闻的头条照例由卫生部长播报疫情,4月13日晚,长时间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的是南非流行病学家、传染病学家卡瑞姆和他的演讲胶片。次日,新闻播报再次刷屏,南非的主要媒体也都纷纷予以报道。

卡瑞姆教授用34张胶片向南非民众用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的语言讲解了南非新冠疫情的出现、流行动态、政府所采取封城措施的成效,以及未来疫情的走向和政府应该采取的措施。

(南非(蓝线)与英国(红线)疫情发展的曲线图,从中可以看出,初期两国疫情曲线一致,由于南非采取封城锁国措施,疫情出现拐点)

卡瑞姆教授直言不讳地道出了难以面对的真相:南非的疫情大爆发不可避免,无论白人黑人、男女老幼,封城解禁后都有很高的感染风险。

(南非疫情大爆发不可避免)

卡瑞姆教授的结论如下:

  • 南非的疫情有其独特的发展轨迹。
  • 目前南非疫情得到初步控制得益于政府早期干预措施。
  • 但是,以指数比率增长的疫情曲线几乎难以避免。
  • 封城措施给南非赢得4-6周的准备时间,使得疫情暂时拐向平缓,将疫情高峰期推后。
  • 分阶段逐步解禁的同时,南非需要采取系统性措施使新冠感染率保持低位。
  • 将重点放在高发热点地区,加大干预力度(防止火苗变成大火)。
  • 加强医护防备,准备应对高峰期到来; 全国监控,长期警惕。
  •  

(结论图)

电视播出后,南非民众并未因此恐慌,而是纷纷给讲真话的卡拉姆教授好评,很多人将卡拉姆教授和美国的安东尼·福奇(美国白宫应对新冠肺炎团队家专家)相提并论,还有人将他和南非卫生部长一起视为南非的国宝。卡拉姆教授目前是南非政府抗击新冠疫情专家顾问委员会的主席,身份类似中国国家新冠肺炎国家专家组组长钟南山,在老百姓中的受欢迎程度也如钟南山院士和上海的张文宏教授。

(卡拉姆与福奇)

南非华人圈里开始有人说卡拉姆教授一夜爆红,但是这并非事实,虽然大多数科学家和娱乐体育明星相比都显得默默无闻,但是卡拉姆教授早就大名鼎鼎。

众所周知,南非是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今天的朋友圈里还有华人学者将此归咎于曼德拉,但这同样是误解。

南非艾滋病感染率高,真正应该归罪的是姆贝基政府在这方面的奇葩理论和不作为,而卡拉姆教授,二十年前就是姆贝基总统艾滋病防治顾问团成员,因为公开反对姆贝基的艾滋病立场而被当时的卫生部长当众怒斥,但在民众心里,他早就已经是英雄。

公开与总统唱反调,教授被骂卖国贼

姆贝基曾在流亡期间以校外学生的身份在伦敦大学获得经济学学位,在他当政9年多期间,南非经济平均年增长率为4.5%,因此也得到不少好评。但是,姆贝基对于艾滋病的立场,导致他犯下严重的错误。他的观点是,HIV不是艾滋病的原因,艾滋病是由于贫困导致的。他还称艾滋病就是西方医药公司搞出来的阴谋,并公开指责美国想把非洲人变成实验用的小白鼠。南非政府因此禁止在公立医药使用抗逆转转录病毒药物(ARV,抗艾滋病高效疗法)。当时的卫生部长姆西曼更是把橄榄油、大蒜、甜菜根配成的“江湖秘方”当作特效神药,致使很多艾滋病患者错过救治良机,造成估计30多万人提前死亡。时任副总统祖马用洗澡防止艾滋病的做法被画成了漫画,长时间成为笑柄。

2009年姆贝基和姆西曼下台后,卡拉姆教授再次得到新一届政府的重视,他在2009年10月底的一个采访中回忆了他和姆贝基的这一段不愉快遭遇。

“Back in 2000, former president Thabo Mbeki had invited me and several other scientists to debate whether HIV causes AIDS. I participated in the debate, but it ended up causing a schism between politicians and the science community. Mbeki did not appreciate that the issue of whether HIV causes AIDS is a scientific one and that politicians shouldn't have been involved in it. That period was really the lowest point in my life. Despite everything I'd gone through under apartheid, this felt somehow lower. I felt like it undermined everything we had been working for. ”

(早在2000年,前总统坦博·姆贝基就邀请我和其他几位科学家讨论艾滋病毒是否会导致艾滋病。 我参加了这场讨论,但最终导致政治家和科学界之间的分裂。 姆贝基不明白艾滋病毒是否导致艾滋病的问题是一个科学问题,政治家不应该参与其中。 那段时间真的是我生命中的最低点。 尽管我在种族隔离下经历了一切,但和那时的感觉相比,还有点更糟糕。 我觉得此事破坏了我们一直努力的一切。)

由于卡拉姆教授不同意总统的说法,继续在国际刊物上以及在南非媒体公开表达自己的观点,他在南非当时也成了非常瞩目的争议人物,他被一些媒体和民众称赞为英雄,也遭到亲政府的很多人反对,他在国际上获得的很多荣誉被这些人说成是里通外国的佐证,被骂成“西方的走狗,叛徒、卖国贼”,而这些人中,就有南非当时的卫生部长。

再补充一件往事:

200079-14日,第十三届世界艾滋病大会在南非德班国际会议中心举办,姆贝基总统在大会上的发言几乎通篇都在讲贫困和艾滋病的关系,敢于直言的卡拉姆教授自然是唱了反调,结果被姆贝基的亲信卫生部长召唤到同处会议中心地址的希尔顿酒店严厉训斥,和他一起受训的还有另外一位艾滋病毒学专家科瓦迪亚教授(Hoosen Coovadia1999年被曼德拉总统授予南非国家奖,这次大会上也公开反对姆贝基总统的观点)。

卫生部长曼托·查巴拉拉 -姆西曼( Manto Tshabalala-Msimang)直接对两位广受尊重的科学家大声开骂 “You’re disloyal! Traitors!”你们不忠诚!你们是叛徒! “What you are doing is equal to treason to our country!”(你们现在所做的无异于叛国!)

对于两位曾在种族隔离时期为争取平等医疗而向白人政府坚决斗争的科学家来说,他们自然感到委屈。

两人刚要开口争辩,女部长立刻发飙打断: ‘Shut up! Listen!(“你们给我闭嘴,听着!” )

当时在场的人很多,包括一些政要,卫生部的官员,还有各省的卫生厅长,两位科学家的心情可想而知。

正如卡拉姆所述,他在此后非常郁闷。直到2009年姆贝基内阁下台,他大学医学院同班同学阿隆·Aaron Motsoaled)担任卫生部长后,他才再次受到重用(莫茨索拉迪现任南非内政部长,也是全国抗疫指挥委员会成员)。

  

(2013年6月,卡拉姆与科瓦迪亚两位老战友在南非第6届艾滋病大会上合影。)

夫妻都是科学家,卡拉姆夫人不简单

卡拉姆教授的最后胶片是对所有为这个演讲胶片做出过贡献的机构和个人表示感谢, 第一行就是CAPRISA的三名同事,其中一位就是他的妻子卡拉姆夫人夸瑞莎(Quarraisha Abdool Karim )。

CAPRISA 是Centre for the AIDS Programme of Research in South Africa的简称,中文可译为“南非艾滋病防治规划研究中心”。这个中心由南非夸祖鲁纳塔尔大学、开普敦大学、西开普大学、南非国家传染病研究院以及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共同创建,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称赞这个中心是“艾滋病研究防治研究协作中心” ("Collaborating Centre for HIV Prevention Research)。卡拉姆教授夫妇都是CARISA的董事会成员。在CARISA的官方网站领导栏上,他们夫妇的照片并列在一起。另外,在“最新消息”一栏中刊载了卡拉姆教授代表CARISA纪念两周前不幸感染病毒的医学家吉塔-拉姆吉的文章。(参见链接: 顶尖医学家感染新冠病毒去世,南非抗疫情形势不容乐观).

卡拉姆夫人在我的母校金山大学获得生物化学荣誉学士学位,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寄生虫学硕士学位,此后又在夸祖鲁-纳塔尔大学获得名符其实的医学博士学位(南非很多官员是DR, 大都被译为博士,但实际上是医生)。

她和丈夫同在CAPRISA工作,和丈夫同样是全球著名的流行病学家,他们一起做的CAPRISA4研究成果(首次证明一种杀菌剂对防治艾滋病有效)在2010年第18届艾滋病大会上,赢得大会代表全体起立鼓掌庆贺,这在国际科学会议上极为罕见。

(2017年卡瑞姆夫妇共同获得马里兰大学人类病毒研究所长颁发的终生成就奖,发奖者是该研究所创始人、HIV病毒发现者、ARV领域创始人盖洛博士(Robert C. Gallo)。

2000年,曼德拉为她和丈夫共同写的“南非艾滋病”(HIV/AIDS IN SOUTH AFRICA)一书,写了序言。曼德拉从1999年退休后,就将很多精力放在了加强艾滋病防治和提高艾滋病防治方面,他在2003年发起46664(他在罗本岛监狱的囚犯编号)抗AID/艾滋病募捐活动,2005年又在他儿子的葬礼上主动宣布他的儿子也死于艾滋病,并借此机会呼吁民众重视艾滋病,不要歧视艾滋病人。曼德拉也因此被誉为世界抗艾滋病的核心人物,现在一些网络写手将姆贝基时期甚至祖马时期的错误归咎到曼德拉头上,既不公平,也不尊重历史事实。

晚间再看新闻采访,一位非政府组织专家对拉马福萨在南非抗击疫情中表现的领导力大加赞赏,也称赞内阁部长们公开透明、尊重媒体、接受建议的做法,还特别提到拉马福萨重视科学决策,高度重视流行病专家的建议。

的确,同样是卡拉姆教授,在姆贝基时期,他因直言被视政府视作作叛徒卖国贼,在拉马福萨时期,他依旧直言,却变成了政府决策的智囊,民众心中的国宝。

 



推荐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