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大松 > 彩虹南非封国杂记 (17)法不容情,金矿老大违禁令被捕

彩虹南非封国杂记 (17)法不容情,金矿老大违禁令被捕

2020年4月17日。

疫情简报

封城封国进入第22天。南非新增178例新冠病毒病例,累计确诊2783例,累计死亡50例。累计测试突破10万例(100827例)。

各省疫情:

豪登省 1018例 (豪登省是南非经济中心,面积最小,人口最多,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和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所在地)

西开普敦省717例(开普敦所在地,风景最优美的省份,葡萄酒产地)

夸纳省 591例(非洲第一大港德班所在地,第一大族祖鲁大本营)

东开普省246例(曼德拉等非国大元老故乡,东南沿海,有东伦敦和伊丽莎白港)

自由州省100例(司法首都布隆方丹所在地,农业大省)

林波波省26例(全国最大铜矿所在地,与津巴布韦接壤,有著名温泉)

西北省24例(太阳城所在地,拥有世界最大铂金储量,畜牧业大省)

普姆兰加省23例(非洲煤矿中心,旅游大省,紧邻克鲁格公园)

北开普省16例(全国面积最大,人口最少,锰矿铁矿资源丰富)

未确定地区22

 

 

金矿CEO被捕,保释待审

今天新闻的头条消息是英帕拉铂金公司勒斯滕堡矿首席执行官马克·门罗(Mark Munroe)被捕。

马克·门罗被捕的原因是违反封国禁令要求6000名工人回矿区上班被举报,他在交了6万兰特后被取保候审。下次到法院出庭受审时间是84日。
    

(马克·门罗)

英帕拉公司是全球第二大铂金生产商,也是上市公司。事实上,全球最大的三家铂金公司都在南非,其他两家是排名第一的英美铂金(Anglo American Platinum)公司,和排名第三的西班耶-斯蒂尔沃特(Sibanye-Stillwater)公司。

   (英帕拉公司勒森腾堡16号矿井)

南非的铂金矿生产占全球供应量的70%左右,储量占到全球的将近80%,而铂金矿又集中在西北省从布里茨(BRITS)到勒斯滕堡(Rustenburg)大约120公里的矿带上,勒斯滕堡也因此被称为“世界铂金之都”。甘肃金川公司也在这里斥资购买了铂金矿,成为思威铂金公司(Wesizwe Platinum)最大的股东。

对于南非和中国游客来说,勒斯滕堡附近的太阳城是南非的拉斯维加斯,因为人工海滩、火山喷发设计及地震桥、森林、皇宫酒店等被誉为“人工胜天然的杰作”,也被世界选美小姐大赛频频青睐。

   (太阳城)

和太阳城相邻的匹林斯堡野生动物园 (Pilansburg Park),是寻找非洲五霸动物的好去处(狮子、大象、豹子、犀牛、水牛)。南非最著名的野生动物园,是克鲁格国家公园。而这两天在朋友圈不断刷屏的是封国期间狮子躺在公路上睡觉的图片。

  

(这床很舒服)

(翘首期盼,望眼欲穿。人啊,你们怎么啦?)

扯远了,回到马克·门罗。

马克·门罗所管理的勒斯滕堡铂金矿也是英帕拉集团公司中最大的企业,集团员工大约5.5万人,其中3万多人就在他的直接管辖之下,他也是英帕拉集团的高管之一。

西北省矿业工会领袖接受电视采访,对马克·门罗被捕表示赞成。他说,工人的生命高于公司利润。他还指出,现在复工生产并没有多大意义,因为铂矿产品主要面对的是全球市场,而世界因为疫情而降低了对产品的需求。

铂金是世界上最稀有铂金是世界上最稀有的金属之一,物以稀为贵,所以也被制成首饰,俗称白金,十年前价格一直高过黄金,但是现在白金和黄金的身价相比,基本上就是“下架的凤凰不如鸡,虎落平阳被狗欺”。

其实铂金更广泛的用途是作为汽车尾气催化转换器的关键部件,但是这该死的新冠病毒让人连门都出不了,对于汽车的需求自然也大大锐减。

除了汽车和首饰领域,铂金也被用于其他工业用途和投资领域。但是新冠疫情下,也不会有多少需求。

就算某个国外市场出现了对铂金的需求,南非的主要港口也已经关闭,包括铂族金属在内的大宗商品也无法流通。

1867年南非发现钻石、1886年发现黄金以来,南非的经济结构就发生了根本性改变:南非的制造业、服务业,以及金融业,都是在矿业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即便现在,矿业依旧占到南非GDP8%左右,而其带动的上下游产业,足以撼动南非的整体经济。

封城锁国,对南非的经济造成重创,也对矿业造成打击。其实政府已经对矿业网开一面:南非总统在323的讲话中指示:“那些需要连续运营的公司,其业务诸如熔炉,地下矿山运营等,将被要求安排维护和保养,以避免损坏其连续运营”。

Companies whose operations require continuous processes such as furnaces, underground mine operations will be required to make arrangements for care and maintenance to avoid damage to their continuous operations.

在夺人性命的疫情重袭之下,封城、锁国、停业都是不得已的选择。

马克·门罗曾在隆明(LONMIN)矿业公司担任副总裁,业绩显赫,他负责的矿业安全生产曾创下南非最高安全纪录。那时候已弃政从商多年的拉马福萨正是隆明公司的股东兼非执行董事。

2012816日,震惊世界的“马里卡纳屠杀”事件就发生在隆明公司。拉马福萨当时曾发邮件要求警方干预罢工引起死亡的暴力冲突事件,结果警方前往镇压,造成34人死亡。关于这起事件的来龙去脉,警方资方、工人说法不一,英文报道各不相同,中文报道也和英文报道有所不同,难以赘述。

我当时从电视上新闻上看到的一个场景却是此生难忘:一群罢工者接受了巫医(sangoma)用muti(一种混合草药冲剂)施法,坚信他们已经隐身,刀枪不入,不可战胜,提着棍棒铁锹冲向了荷枪实弹的众多警察。

就在上周,被认为是总统拉马福萨一派的通信部长亚伯拉罕斯因为和朋友聚餐被总统停职放了长假(参见:只因一顿午餐,部长的饭碗悬了)。这次马克·门罗被捕自然也不意外,交保候审也是走正常的法庭程序。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