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大松 > 彩虹南非封国杂记 (18)企鹅上街,狮横马路,人间炼狱,动物天堂?

彩虹南非封国杂记 (18)企鹅上街,狮横马路,人间炼狱,动物天堂?

  2020年4月20日。

  南非的新闻联播,缺乏正能量

  封城已经25天了,每天盯着新闻,看到的都是负面的消息:确诊病例仍然在增加;种族歧视和冲突态势抬头;人口密集的地方人们仍然在街上游荡;一些民众对南非政府免费派送的食物并不感恩戴德;受到警察暴力的家人在哭诉;农村边远地区缺乏干净用水;等等。新闻记者们总爱把镜头对准脏乱差的地方,让人感觉南非的新闻联播,真是太缺乏正能量。其实南非的官员们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总体还是不错,总统在忙着求助,部长们在一线考察调研,省长市长们也都在贫困社区发放防疫物品和食品,医务工作者们在大规模排查,但是媒体给他们的赞美,一如既往地吝啬。

  可爱的企鹅,走上了大街

  4月18日的一条电视新闻让我眼前一亮:封城期间,平常在海滨被游客观赏的企鹅,摇摇晃晃走到了开普敦的大街上。

(开普敦街头的企鹅)

(开普敦企鹅滩)

  其实在南非,即便是正常情况下,人与动物和平相处的镜头也并不罕见,只是疫情期间,没有了来来往往的车辆和熙熙攘攘的人群干扰,动物显得更加活跃。

  狮子卧马路并不罕见,丧失警惕动物与人都有后患

  克鲁格野生动物园(公园)是南非第一个野生动物园,也是世界上保护设施最完善的野生动物园,位于南非东北部,西邻普姆兰加省和林波波省,东与莫桑比克接壤,面积为19485平方公里,南北长365公里,东西平均宽度为65公里。

(巡护员拍摄的照片)

(放大图)

  4月15日,克鲁格公园的巡护员斯诺瑞(Richard Sowry)拍下的这一组照片刷爆了南非华人朋友圈。其实狮子在克鲁格公园马路上行走或卧着的照片可谓常见,克鲁格公园有1600多头狮子,你要是能看到,也只能是在马路边或者距离马路不远的地方。我自己多次到这个野生动物园驱车看狮子,柏油马路上的占到多一半,但是这样旁若无人地(封城期间公园不开放,也的确没有游客)以路为床的酣睡场面确实不多。

  但对见多识广的巡护员来说,这也算不得稀奇。让巡护员惊奇的是,这些狮子通常都在Kempiana Contractrual Park活动,是克鲁格游客看不到的地方,而他们竟然越界来到克鲁格游客营地(Orpen Rest Camp)外面的马路上。

(即便在平常,狮子旁若无人卧在马路上的景象并不罕见)

  狮子其实喜欢在马路上睡,尤其是在冬天的夜晚。马路上经过白天太阳的热晒,还保留了一些温度,比潮湿的草丛更加舒服,而且主要是晚上园区不会有车辆,没有惊扰,让狮子有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感觉。

  封城之后,克鲁格公园也全程关闭,不对外开放,狮子们这下更加放肆。但是巡护人有了忧虑,万一给狮子们养成了大白天也在大马路上沉睡的习惯,就会给它们留下安全后患。

  高尔夫球场的不速之客

  如果说狮子在克鲁格的野生动物园马路上不算稀奇的话,它们出现在高尔夫球场,可是件吓人的事:如果它们养成了这样的串门习惯,有安全后患的就是打球的高手们(高尔夫球手)和工作人员。

  克鲁格的主营区名为斯库库扎(Skukuza)。斯库库扎营区还有一个九洞的高尔夫球场,因为能看到各种野生动物而著名,但是凶猛的肉食动物一般少见。封城期间,这里干脆成了狮子和其他肉食动物的乐园,土狼甚至把旗杆都当成骨头啃个稀碎。

  下面这几张图片都出自斯库库扎高尔夫球场:

(4月13日的斯库库扎高尔夫球场)

(斯库库扎高尔夫球场旁边的大象)

  普京放狮子咬人?南非人笑了

  下面这张图曾在英文和中文的社交媒体被炒得很热,配的文字说明都是俄罗斯总统普京为阻止人们上街,在街上放了狮子(中文还有的说成老虎)。

  俄罗斯外交官随后开玩笑式地辟了谣言,说他们要放也是放熊啊。南非人看到笑了,我们非洲的狮子啥时候给了你们俄罗斯?

  我对这张图片印象很深,因为当时出现在南非报纸的头版,称狮子惊现约翰内斯堡街头引起恐慌,其实这是驯养好的狮子, “演员出境”拍电影,时间是在4月15日,不过已经是4年前(2016年)。

(拍电影的狮子)

  富豪家的庄园惊现豹子

  不管在克鲁格公园,还是匹林斯堡野生动物园,国外的游客都能以见到南非的五霸动物为荣,但是通常情况下,看到3种就算不错。在野生动物园里,大象随处可见,犀牛也不难寻,水牛会在池塘边成群出现,狮子拖家带口,也不是难得一见,最难找到的就是单独活动的豹子,它体积不大,警惕性高,通常藏在树上浓密的树枝中或者深的草丛里,即使让你看到,也会很快隐身不见。

  但是,封城期间,在西开普省的法国小镇Franschhoek(法国后裔聚集地,以葡萄酒庄和美景而闻名),豹子夜晚出现在了一个富豪的庄园,富豪家的监控摄像头拍下了豹子走动呼叫的镜头。

  在网上搜了一下,野生动物也出现在其他多国的城市街道和高速公路上,当野生动物在人类居家隔离的同时,似乎有意在接管他们失去的领地,将人类活动的地盘,变成它们的乐园。对于非洲人来说,新冠病毒的大规模侵袭和随之而来的封城封国,不仅让大家禁足,失去活动的自由和经济来源,也让这片大陆失去了依赖野生动物的旅游收入,而这些旅游收入,反过来,也是野生动物保护的主要来源,以南非为例,2018年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和土地管理的资金来源,85%源自旅游收入。从这个角度来说,人类与动物也相互依存,也是命运共同体。

(封城前,我在温泉景点停车场拍到的羚羊)

  疫情简报

  4月20日。南非新增142例新冠病毒病例,累计确诊3300例,累计死亡58人,累计治愈人数1055人。

  各省疫情:

  豪登省 1170例 (豪登省是南非经济中心,面积最小,人口最多,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和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所在地)

  西开普敦省940例(开普敦所在地,风景最优美的省份,葡萄酒产地)

  夸纳省 639例(非洲第一大港德班所在地,第一大族祖鲁大本营)

  东开普省310例(曼德拉等非国大元老故乡,东南沿海,有东伦敦和伊丽莎白港)

  自由州省105例(司法首都布隆方丹所在地,农业大省)

  林波波省27例(全国最大铜矿所在地,与津巴布韦接壤,有著名温泉)

  西北省25例(太阳城所在地,拥有世界最大铂金储量,畜牧业大省)

  普姆兰加省23例(非洲煤矿中心,旅游大省,紧邻克鲁格公园)

  北开普省18例(全国面积最大,人口最少,锰矿铁矿资源丰富)

  未确定地区43例

(4月20日在南非的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分布图)



推荐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