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大松 > 彩虹南非封国杂记 (24)摆摊广告——我有一个梦想

彩虹南非封国杂记 (24)摆摊广告——我有一个梦想

  美国因为警察暴力造成弗洛伊德死亡引发的骚乱已经多日。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和他的“我有一个梦想”(I have a dream),频繁被提起,马丁-路德金的后人也频频发声抗议。南非电视台近日连线采访了马丁路德金三世(其子),表达了对美国特朗普政府德不满。而今天,南非第二大反对党EFF发动群众抗议弗洛伊德被害,党魁马勒马则借机抨击南非总统允许酒类销售。

  (马丁-路德金三世)

  (南非EFF党魁马勒马率众抗议)

  对于那篇被评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演讲,不同的人或许会想起不同的段落,比如愤怒的人们或许会想起:

  There will be neither rest nor tranquility in America until the Negro is granted his citizenship rights. The whirlwinds of revolt will continue to shake the foundations of our nation until the bright day of justice emerges. (在黑人获得公民权之前,美国既不会安宁也不会平静。反抗的旋风将继续动摇我们国家的基础,直到光明的正义之日出现)。

  弗洛伊德的兄弟在呼吁人们冷静的时候,他或许想起的是这一段:But there is something that I must say to my people who stand on the warm threshold which leads into the palace of justice. In the process of gaining our rightful place we must not be guilty of wrongful deeds. Let us not seek to satisfy our thirst for freedom by drinking from the cup of bitterness and hatred.(但是,对于站在通向正义之宫艰险门槛上的人们,有一些话我必须要说。在我们争取合法地位的过程中,切不要错误行事导致犯罪。我们切不要吞饮仇恨辛酸的苦酒,来解除对于自由的饮渴。)

  (1963年8月28日,马丁-路德金面对25万听众发表了这篇著名演讲)

  以上只是猜测,没有证据的猜测和联想都应该停止。还是写写自己和这篇演讲有关的真实故事吧。

  从上大学第一次从磁带中听到I have a dream, 我就被这篇演讲的内容和气势所震撼。

  但是真正背下这篇演讲是在大学毕业当老师后。

  我还记得磁带中,这篇演讲全长是15分17秒。

  记不清用了多长时间,或许一周,或许两周,总之只要有空,我就把自己关进语音实验室或者无人的办公室,用录音机的暂停键,一句一句模仿,直到滚瓜烂熟。

  第一次在兰州的美国和加拿大朋友面前秀这篇演讲,就获得鼓掌赞赏。

  受到鼓励,我继续认真模仿,力求和原声每个词句的语音语调逼真相像。

  大约是1990年,我带学生到济南参加了中国石化总公司组织的中专院校假期英语夏令营,期间还有教师演讲赛,我凭借这篇模仿演讲获得第一,还破例赢得评委们的阵阵掌声,比这更让我骄傲的是,我们学生参加的各项比赛,也囊括了所有的最佳奖项,让本来根本不把我们西北落后地区来的放在眼里的京沪广学校同仁刮目相看,让我们的带队校领导好多天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某年回国到京,和老友大胡子刘鹰等一帮兰州老友在甘肃驻京办敦煌楼聚会,几杯酒后,刘大胡子提议让我背诵这篇演讲,我清了清嗓子,刚背了一句,在座的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立刻指示他的摄影师给我录像。李阳的评价有点尖酸刻薄:“真是太像了,太绝了! 连劣质磁带的杂音效果都一模一样”

  在华为公司南部非洲片区总部工作时,有一年年圣诞晚会,各部门必须出一个节目,我又背了这篇演讲,频频点燃了台下黑人兄弟姐妹们的掌声口哨。

  2007年,我在夏威夷大学进修同传后,到美国本土旅游,实现了我的一个小小梦想:追随着马丁-路德金的脚步,来到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前,面对游客,脑补了1963年8月28日25万人集会的场面,耳边响起的正是这篇演讲。

  在孟菲斯,我在猫王的高大上的豪宅故居前只是停了一下,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不太起眼的孟菲斯洛林汽车旅馆--马丁路德金被暗杀的地方。在这里,我还想起他遇害前一天所做的最后一篇演讲: 《我登上过山顶》 (I've Been to the Mountaintop). 他在这篇演讲中提到了中国,也提到了南非约翰内斯堡。

  (孟菲斯洛林汽车旅馆)

  在亚特兰大,我专门去了马丁-路德金历史博物馆,他的墓前空无一人,我用特殊的方式表达了对他的敬意:伫立了一刻之久,默默背诵了他的演讲。

  (位于亚特兰大的马丁-路德金历史纪念馆,图片来自网络)

  写下这些小故事,也是为了给自己摆摊做个广告。疫情下, 靠翻译吃饭的我半年多都几乎没有了翻译任务,可不可以靠背诵模仿演讲赚点老板们的小费? 除了马丁-路德金,我还可以模仿曼德拉、丘吉尔。除了I have a dream , 我还可以像江总书记一样流利地背诵葛丁斯堡演说(Gettysburg Address)。

  您要是点播其他演讲,当然也是可以的,只要下了单,给我半天准备时间就好。

  什么? 不听英语? 那好,方言也行。您要天津话, 河南话,陕北话还是四川话,啊,还要听甘肃方言?您知道甘肃有多长? 给您上个拼盘吧,品种丰富,乡味浓郁—不过,那可老贵了。

  (哎,说多了都是眼泪,其实这才是我的本行,回归本行才是我的梦想)

  (图片截至网络)

  原汁原味模仿《I Have a Dream》。仓促录就,读者诸君听着像不像?




推荐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