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大松 > 重读葛底斯堡演说

重读葛底斯堡演说

  157年(1863年)前的7月1日-7月3日,在美国宾西法利亚州小镇的一场战役,成了美国南北战争的分水岭。这场战役就是著名的葛底斯堡战役,或许比这场战役更为著名的是葛底斯堡演说,虽然林肯在演讲中说“我们今天在这里所说的话,全世界不大会注意,也不会长久地记住,但勇士们在这里所做过的事,全世界却永远不会忘记。” 不过,就这句话而言,林肯错了。1865年4月林肯遇刺后,国会议员Charles Sumner发表文章评论葛底斯堡演说:“世界立刻注意到他的讲话,并永远都不会忘记”。(The world at once noted what he said, and will never cease to remember it.”) 的确,对于我们很多人来说,其实正是由于这篇演讲,才让我们知道了这场战役——至少,对我来说,是在上大学读英语时才因这篇演讲而记住了葛底斯堡。
 
(葛丁斯堡战役油画)
 
  葛底斯堡战役是美国内战中最大规模的一场战役,也被认为是美国内战的转折点,南北双方在三天的激战中共有5.1万人献出生命,而当时南方军的统帅,正是罗伯特·李将军。目前在美国的BLM运动中,李将军的雕像成了示威者发泄的对象,在夜晚出现的是弗洛伊德的头像投影。
 
(李将军的雕像成了示威者发泄的对象)
 
  葛底斯堡演说的诞生也颇有意思,为战争死难者建造墓园的治丧委员会当时请的是美国最著名的演说家Everett, 还为他准备演说特地推迟了揭幕日期,从原定的10月23日改到了11月19日。
 
  11月2日,治丧委员会在墓园揭幕式临近才想起应该邀请总统林肯,让他象征性地简短讲几句。
 
  演说家Everett作为当时“葛底斯堡演说”的主讲人做了精心准备,做了长达2个小时的演讲,演讲词13609个单词,演讲完当场也获得好评,但今天几乎无人问津。
 
  贵为总统的林肯真就一丝不苟地遵照了 “简短”的要求,做了不到2分半钟的演讲,只有272个单词,10个句子,总共3段,但却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经典演说之一,其影响超越美国,在全世界都意义深远。
 
  国父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思想就是受了这篇演讲的影响。他曾著文说明:“有美国共和,尔后始有政府为民而设之真理出现于世。林肯氏曰:‘为民而有,为民而治,为民而享’者,斯乃人民之政府也。”孙中山又在一段时间后补充说道,“兄弟所主张的三民主义,实在是集合古今中外的学说,顺应世界的潮流,在政治上所得的一个结晶品。这个结晶的意思,和美国大总统林肯所说的of the people,by the people,and for the people的话相通。”
 
  这篇演讲也是前国家元首江泽民主席最喜欢用英语背诵的名篇。
 
  这篇演讲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林肯在这里对内战牺牲的人一视同仁,称他们都是为国献身的勇士,而没有用我们熟悉的词汇区分:英雄,敌人。
 
  林肯本人的葛底斯堡演说因为当时没有录音设备未能重现,目前在网上流传最多的有三演绎版本,按照点击量排名,演绎者分别是美国演员、剧作家兼音乐家Jeff Daniels, 电影“Saving Lincoln”林肯扮演者Tom Amandes, 还有大名鼎鼎的美国前总统奥巴马。
 
  仔细比较了三个版本,我个人最喜欢的也还是第一个。所以结尾处我自己的背诵参照了这一版本。以下是葛底斯堡演说双语对照。
 
(林肯的葛底斯堡 演说如此之短,据说摄影师还没等支好设备,演讲就结束了,只留下这张不太清楚的照片)
 
(画的比摄影更清楚逼真)
 
  Four score and seven years ago our fathers brought forth on this continent, a new nation, conceived in Liberty, and dedicated to the proposition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八十七年前,我们先辈在这个大陆上创立了一个新国家,它孕育于自由之中,奉行一切人生来平等的原则。
 
  Now we are engaged in a great civil war, testing whether that nation, or any nation so conceived and so dedicated, can long endure. We are met on a great battle-field of that war. We have come to dedicate a portion of that field, as a final resting place for those who here gave their lives that that nation might live. It is altogether fitting and proper that we should do this.
 
  我们正从事一场伟大的内战,以考验这个国家,或者任何一个孕育于自由和奉行上述原则的国家是否能够长久存在下去。我们在这场战争中的一个伟大战场上集会。烈士们为使这个国家能够生存下去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我们来到这里,是要把这个战场的一部分奉献给他们作为最后安息之所。我们这样做是完全应该而且非常恰当的。
 
  But, in a larger sense, we can not dedicate—we can not consecrate—we can not hallow—this ground. The brave men, living and dead, who struggled here, have consecrated it, far above our poor power to add or detract. The world will little note, nor long remember what we say here, but it can never forget what they did here. It is for us the living, rather, to be dedicated here to the unfinished work which they who fought here have thus far so nobly advanced. It is rather for us to be here dedicated to the great task remaining before us—that from these honored dead we take increased devotion to that cause for which they gave the last full measure of devotion—that we here highly resolve that these dead shall not have died in vain—that this nation, under God, shall have a new birth of freedom—and that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shall not perish from the earth.
 
  但是,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这块土地我们不能够奉献,不能够圣化,不能够神化。那些曾在这里战斗过的勇士们,活着的和去世的,已经把这块土地圣化了,这远不是我们微薄的力量所能增减的。我们今天在这里所说的话,全世界不大会注意,也不会长久地记住,但勇士们在这里所做过的事,全世界却永远不会忘记。毋宁说,倒是我们这些还活着的人,应该在这里把自己奉献于勇士们已经如此崇高地向前推进但尚未完成的事业。倒是我们应该在这里把自已奉献于仍然留在我们面前的伟大任务——我们要从这些光荣的死者身上吸取更多的献身精神,来完成他们已经完全彻底为之献身的事业;我们要在这里下定最大的决心,不让这些死者白白牺牲;我们要使国家在上帝福佑下自由的新生,要使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永世长存。
 
   曹大松版《葛底斯堡演说》录音,供读者诸君一哂:
 

 



推荐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