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大松 > 曹大松:华人命同样宝贵

曹大松:华人命同样宝贵

  1998年6月下旬,我第一次归国回到南非不久,就从报纸上看到一起针对华人的惨案:武装歹徒抢劫华人商店,店主仲志维腿部中枪受伤,而他不到两岁、正在蹒跚学步的儿子被罪恶的子弹当场打死。

  随后华侨新闻报社长冯荣生先生立刻发动华人侨界大游行示威,还受到时任总统曼德拉的接见和安慰。(见下图,紧挨着曼德拉身边的分别是仲志维夫妇和冯荣生先生),这是我第一次听说仲志维的名字,也由此知道仲志维在开店之前,还和冯荣生先生一起创办华侨新闻报。

  一年后我做了记者,从此也和冯荣生相知相熟,成了朋友。

  此后,仲志维的好朋友王浩和我成为铁杆哥们,很多周末都在一起聚,听王浩说,仲兄生意做得很大,人也很好。

  2003年,我被派到安哥拉工作,又和王浩朝夕相处。第一次和去安哥拉考察的仲兄有了几天近距离的接触,仲兄看上去很斯文,总是面带微笑。

  2004年,我视为亲兄弟一般的王浩在安哥拉遭遇车祸,不幸身亡,噩耗传来,我哭成泪人。

  2007年,我前往美国进修,不少人笑话我这么大年龄还去求学,冯荣生给了我很多鼓励。

  2008年5月,冯荣生与闯进家门的持枪歹徒对射,他打死一歹徒,自己也因保护妻儿而牺牲。他遇难的消息传来前,我的汽车突然爆胎。在他的葬礼上,我又一次忍不住大哭。冯先生遇难后,我和仲兄都写过文章纪念,他写的是“天塌了”,至今依然有人记得。

  这些年参加侨社活动,每次看到仲兄,都会相互打招呼,握手寒暄几句,虽然私下并无往来,毕竟认识多年,每次看到都感觉很是亲切。

  去年7月22日,好友范大伟牵头组织的全球华人羽毛球国际邀请赛在比勒陀利亚举办,我被邀请去做翻译,再次碰到仲兄。这一次,我们几个人站在外面一起聊了较长时间,欢声笑语一片。认识这么久,这才第一次和仲兄相互加了微信,随后在朋友圈有了互动点赞,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一天竟然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去年一年我同往年一样忙碌,11月4日,仲兄给我来了一条私信:“不要太累兄弟,身体要紧”,让我心中顿觉涌上一股暖流。

  去年12月份,一个共同的老友从国内来南非出差,仲兄听说朋友来,专门找我打听消息,想尽地主之谊,我再次为仲兄惦记挂念老朋友而感动。

  现在回想起来,我和仲兄还没有过一次合影。

  前天(8月13日)傍晚,一个群里突然发出一张凶杀现场的照片,当我看到驾驶座上垂下头的死者时,心里隐隐觉得像是仲兄,但是我立刻摇摇头,竭力想甩去这丝怀疑:不会,绝不会是他!

  但几分钟后,噩耗就传来:南部非洲齐鲁同乡总会仲志维会长夫妇遇害!

  我半天回不过神来,其实就是到了今天,我也不愿意相信。

  仲兄的另一个朋友昨天给我留言,让我写点什么,还建议大家呈递一份给总统的万人签名书。事实上,前约堡公安局长孙耀亨律师已经在牵头代表南非华人起草了致拉马福萨总统的公开信,很多华人侨社也群情激愤,正在酝酿着更多的抗议活动。

  这一次,我们每个华人都应该站起来发出怒吼:华人命同样宝贵(Chinese Lives Also Matter) ,我们拒绝再做沉默的羔羊!

  谨以此篇短文纪念仲志维、冯荣生,还有很多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被歹徒杀害的南非华侨华人,希望南非政府展示出真正的决心和意愿,严厉打击犯罪,使南非成为让人安居乐业的家园。  

 

 

 



推荐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