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大松 > 彩虹南非封国杂记(12)救死扶伤不容易,不可逼人当英雄

彩虹南非封国杂记(12)救死扶伤不容易,不可逼人当英雄

 

2020年4月7日。
 
封国封城第12天,周二,晴天。 南非1746例(比昨日上升63 例),治愈45例(确认阴性),累计死亡13例。新增1例是四级癌症患者,此后感染新冠病毒。
 
今天是世界卫生日。
 
1946年7月22日,61个国家签署批准“世界卫生组织法案”,决定成立世界卫生组织,1948年第一届世界卫生大会上为了纪念这一事件,将7月22日定为“世界卫生日”。不过,考虑到7月中旬正值各国学校假期,不利于在青少年中间开展活动,1950年,世界卫生日又改到了4月7日,并每年确定一个宣传主题,今年的主题是:支持护士和助产士。世界卫生组织的网页上,还醒目地写下这样一句:护士和助产士,帮助我们生活在一个更加快乐和健康的世界。花点时间,道声“谢谢!”(Nurses and midwives help us live in a happier, healthier world. Take a minute to say : THANK YOU)
(世界卫生组织网页上的倡议)
 
新冠疫情之下,所有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都应该是我们关心支持的对象,我们都应该对他们道声“谢谢!”。
 
南非今天两条关于医护人员的新闻,令人揪心。
 
第一条来自南非电视台,据南非卫生部长穆凯兹透露,在南非死亡的13例因感染死亡的病人中,有4例是在圣-奥斯汀医院( St Augustine’s Hospital)就诊治疗的。这家医院已有66例确诊感染,其中48名是医护人员。南非卫生部已对医院的300名医护人员及患者筛查,并决定暂时关闭医院。
 
圣-奥斯汀是德班市最大的私立医院,南非首例确诊新冠感染者就是从意大利回到德班,这家医院也成了收治新冠患者最多的医院,4月3日,已有11名医护人员感染。
(圣-奥斯汀私立医院)
 
第二条新闻是从半岛电视台上看到的,约翰内斯堡一家医院医护人员因缺乏防护设备,组织罢工,和警方冲突。警方用橡皮子弹驱散了人群。
(半岛电视台报道的约堡警医冲突视频)
 
在接受半岛电视台(ALJAZEERA)记者采访时,护士们愤怒地表示,他们缺乏应有的防护设备,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很大。一名护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口罩缺乏,医护人员被要求重复使用。
 
南非青年护士协会代表认为,护士的生命同样重要,如果她们对缺乏防护用具这件事不予抗议,才是不负责任的。
(南非青年护士协会代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
 
半岛电视台播出的约翰内斯堡警医冲突视频无法从南非电视台官网验证, 但是南非电视台前日的确报道了东开普省伊丽莎白港医院罢工,罢工的原因是一样的:医护人员缺乏防护用具。
南非电视台在伊丽莎白港医院现场报道后,全国各地的护士也向南非电视台匿名说出了她们的担忧。
 
豪登省南部一家政府医院(Sebokeng)的护士说她不敢去上班,因为医院缺乏防护用具。“我很害怕,因为我们没有口罩,他们承诺说口罩会到,但与此同时我们在没有保护用品的情形下工作,而社区的人依然有不少人前来医院就诊。” “I am very afraid because we don’t have any masks, they promised us they will come but meanwhile we are working unprotected and the community still comes in numbers to the clinic.” 这位护士还补充说,护士们面临巨大风险,应该给予相应补偿。
 
自由州省的一名护士说她害怕感染病毒并传染给她的家人。但是她也表示,工作依然是最重要的:“不能放弃病人,所以陷入两难境地,让我们对病人筛查测试并不公平,作为医务工作者,如果我们感染上新冠病毒,是否能得到奖励?”
 
(“You cannot abandon the patient. So you are caught between a rock and a hard place. It’s unfair we are expected to screen these patients. As health workers are we going to get an incentive should we contract COVID-19?,”)
 
还有一些护士抱怨她们并没有得到应有的相关培训,缺乏应对新冠病毒的相应技能。
 
西北省的一名护士说:“我们人员不够,没有必要的装备,如口罩。(“We are understaffed, no necessary equipment, like masks.”)。
(护士举牌:我们需要防护用具; 如果我们有风险,病人也会有风险。)
 
不过也有护士表示不怕。一名护士说,埃博拉病毒消失了,新冠病毒也会走的。她说:“我怕的是,如果你把真正需要帮助的病人拒之门外,只会让他们回去死在家中”“I’m afraid you will turn a patient away that really needs help only for them to die when they get home.”
 
除了上面两天令人担忧的消息,也有一条让人欣慰的消息。
 
南非黑人首富莫塞普( 详见本人3月31日杂记介绍)今天代表他的家族基金会向南非政府捐赠了20万套口罩和防护手套,卫生部长代表南非政府向莫塞普接受了捐赠物资。
(莫塞普捐赠防护用品。右一莫塞普,左二穆凯兹)
 
医生出身的南非卫生部长穆凯兹显然了解医务工作者的担忧,他说:
 
“我们向他们为国家服务的献身精神致敬。我们将尽我们所能为他们履行职责提供所需的支持。“We salute them for their dedication to the service of the nation. We will do everything in our power to provide the support required for them to execute their duties.”
 
在湖北抗疫战争中,很多医务工作者冒着生命危险,做了最美的逆行者,他们中很多人也因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可歌可泣,感人至极,无论如何赞美,都不为过。
 
但是,对南非医务工作者表现出来的担忧,他们组织的罢工,我们也不能说三道四,因为他们的确不容易。我们不能鼓励没有保护措施的护士们做出不必要的牺牲,我们也不该逼迫他们当英雄,甚至当烈士。在世界卫生日,让我们对他们多一些尊重,多一些理解,正如世界卫生组织倡导的那样,让我们一起对他们说声:“谢谢!”。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