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大松 > 彩虹南非封国杂记 (22)非洲日57周年,想说庆祝不容易

彩虹南非封国杂记 (22)非洲日57周年,想说庆祝不容易

  今年5月25日是第57个非洲日。从1963起,这一天就是非洲人民都要庆祝的重要纪念日,因为这是非洲统一组织(非盟前身)成立的纪念日,又被称为“非洲自由日”和“非洲解放日”。有的国家甚至将整月定为“非洲月”,通常都有很多系列性的纪念活动,比如去年非洲最大银行标准银行就在总部大厅里,连续很多天树立着非洲所有国家的旗帜。

  (非洲日快乐? 疫情之下,快乐从何而来?)

  2020年的新冠疫情几乎让世界停滞,无论是2002年的“萨斯”,2009年的H1N1流感,还是2012年的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还是2014年的埃博拉病毒,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在非洲最后登陆,目前已经覆盖全非洲54个国家。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非洲在全球确诊病例中仅占1.33%,和美国所占比例44%,欧洲占到40%。非洲似乎真的是神奇大陆。

  网上看到一些专家针对非洲为何感染人数少的分析,比如新冠病毒是富贵病,非洲多数是穷人;非洲人口年轻,抗疫能力强;非洲大陆日光紫外线强,新冠病毒容易被杀死;非洲国家天灾人祸不断,练就了顽强生命力;非洲面积小人口少,有利防疫政策实施等等。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或许上述分析有点道理。 但我一直认为,没有检测,就没有确诊,自然就没有真实的数字。真正的原因是,非洲的卫生健康系统普遍落后,缺乏有效的检测手段。(参见彩虹南非封国杂记(8)新冠蔓延非洲大陆,前景严重堪忧)。

  首先,无论是世界卫生组织,还是南非政府,都一再强调:新冠病毒不分国界,不分种族,不管贫富贵贱,也不分男女老少,人人都有可能感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讲话中也明确表示:“病毒没有国界,疫病不分种族”。

  其次,非洲人口虽然年轻,但这指的是平均人口,并不意味着他们的抗疫能力强,非洲很多人生活在贫困之中,年轻人失业率很高,很多人营养不良,说他们抗疫能力强,他们自己都不会相信。

  非洲大陆日光紫外线强,新冠病毒容易被杀死? 谁能拿出科学证据?网上搜了一下,还真有这样的解答:简而言之,答案是否定的。紫外线科技(UV Light Technology)公司的阿诺德(Dan Arnold)在回答这个问题时,不敢置信地笑着说:“这样子人会被烤焦的。”

  非洲国家的确天灾人祸不断,但因此就能练就顽强生命力的说法也经不起考证,事实上,世界卫生组织和非洲的科学家们都认为新冠病毒让天灾人祸的非洲雪上加霜。我在4月3日的封国杂记中曾经这样写过:“非洲很多人免疫力低下。营养不良,贫血、疟疾、肺炎、艾滋病本来就是非洲的顽疾,而免疫力低下人群本来就是新冠易感人群”。

  非洲面积小人口少? 非洲无论面积还是人口,都是世界第二大洲。南非在非洲国家的面积只占到第九,但面积相当于荷兰、比利时、意大利、法国和德国五国面积之和。非洲人口的最新数字是13.37亿,占全球人口的17%。

  虽然非洲很多地方的确人口稀少,但是根据联合国的统计数字,40-45%的非洲人生活在城镇地区,在拉各斯、金沙萨、亚的斯亚贝巴、开罗这样的大城市,人口密度非常高。以约翰内斯堡为中心的南非豪登省为例,在全国面积最小,只有1.7万平方公里,却居住着1520万人,占到南非总人口的25.8% (2019年数据,南非人口5878万人)。

  疫情在南非爆发后,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多次在电视上发表讲话,每次都不厌其烦地强调要保持社交距离和勤洗手的重要性,南非政府也针对人口密集和供水问题采取了各种措施。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估计,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城镇人口中高达63%的人(约2.58亿人)连在家洗手这样的最简单要求都是大问题。

  在非洲疫情排行榜上,南非一直高居第一,确诊病例截止5月25日达到23615人(减去治愈人数11917人,死亡人数481,活跃人数为11217)尤其在封国封城措施从最高警戒的5级降为4级后,每天都以创新高的方式激增。

  (5月25日南非疫情:分别为检测人数、确诊人数、治愈人数、死亡人数和新增病例)

  然而,从另外一方面看,南非的筛查和检测力度在非洲大陆也首屈一指,南非的筛查人数超过1200万,检测人数接近60万,6万名社区工作者每天上门服务筛查检测。

  南非政府从一开始就表示疫情只会越来越严重,即便采取的是最严厉的封国措施,也只能是将疫情的曲线拖成平缓,为应对更大的爆发争取时间,给政府足够的时间来建立起一个能处理新冠病毒的健全医疗系统。封城锁国对于非洲国家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已经让很多人的生存成了问题。疫情已经让采取封国措施的非洲国家陷入两难境地:不继续封国,会有更多的人感染,不开放经济,很多人将无法生存。南非已经锁国60天,其中5级锁国35天,4级锁国25天。南非政府在权衡利弊后做出决定,总统拉马福萨在5月24日晚的讲话中宣布从6月1日开始将警戒下调为三级,开放多数行业的经济活动,但他同时也表示:警戒降级并不意味着疫情有了好转,考验将更加严峻。

  我们再来看看东非的坦桑尼亚:

  3月16日,一名从比利时回到阿鲁沙的46岁男子被测出感染新冠,3月17日,坦桑尼亚总理马贾利瓦·卡西姆·马贾利瓦(Majaliwa Kassim Majaliwa)宣布关闭学校。截止4月29日,官方统计数字为480例,16人死亡。此后官方不再公布疫情。

  5月2日,反对党领袖弗里曼·姆博维(Freeman Mbowe,民主发展党主席)因怀疑三名国会议员在过去几天里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而要求暂停议会集会并对所有议员及家庭成员予以检测。

  按说,拿到化学专业文凭的马古富力博士应该懂得这浅显道理,但贵为政治家的马古富力总统对此不以为然。

  马古富力搞了一个测试,他指示安全部队随机抽取了几份非人类样本,包括从木瓜、山羊、绵羊上获取的采样,并给它们标注上人名、年龄,伪装成人类样本。

  这些样本被提交给坦桑尼亚实验室,而技术人员在完全不知样本来源的情况下,进行了检测,结果山羊、木瓜样本居然都给出了阳性的结果!

  马古富力借此把国家卫生实验室的负责人撤了职,然后号召人们祈祷。

  5月17日坦桑尼亚总统声称上帝已经听到坦桑尼亚的祈祷,他们已经取得了胜利,并宣布6月1日起开放大学校园,恢复体育赛事。

  既然总统宣布取得了胜利,二十多天又没有新增(公布)疫情,坦桑尼亚的人们自然高兴不已,首都达累斯萨拉姆所在的达累斯萨拉姆省省长立即响应总统,号召人们庆祝胜利,尽情狂欢,于是达市海岸人满为患。

  (达市海滩,人满为患。图片来华立药业坦桑尼亚公司总经理周勇先生)

  然而坦桑尼亚的邻国并不相信坦桑尼亚已经控制了疫情。5月11日,赞比亚关闭了与坦桑尼亚的边境口岸纳孔德(Nakonde),原因是当地时间5月9日赞比亚新增的85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76例来自于纳孔德,这里成为了赞比亚新冠肺炎传播的高风险地区。5月16日肯尼亚宣布关闭肯尼亚-坦桑尼亚的边境,原因也是肯尼亚政府在两国边境的货车司机中检测出较多呈阳性的坦桑尼亚货车司机。

  坦桑尼亚拒绝公布疫情也让生活在当地的华人华侨忧心忡忡,一位朋友在微信圈表示:“一直等着有人像《红海行动》里那样,很爷们儿地跟我们说:走,我们带你回家!这位朋友还告诉我: “坦桑尼亚的疫情只会更加严重,因为完全无防护,而且总统不想看到阳性数据,谁查出阳性撤谁,已经好久没有新增了”。

  疫情一旦与政治挂钩,马古富力博士立刻变成非洲版特朗普,而遭难的就是无法知情被忽悠狂欢的万千民众。

  (2019年8月15日,拉马福萨与马古富力在达累斯萨拉姆)

  虽然今年的非洲日无法聚会庆祝,但是这样一个重要的日子毕竟不会被忘记。非洲的艺术家们在这一天在网上发起了“非洲日团结线上音乐会”和“非洲日慈善音乐会”诠释了《非洲统一组织宪章》序言中强烈呼吁团结和跨文化理解的这一诉求。当然,疫情之下,少不了都把病毒和防疫抗疫筹集资金作为主题。作为非盟轮值主席,拉马福萨也发表了讲话,表达了非洲人民团结一致战胜疫情的决心。

  拉马福萨还就“非洲日”发表了公开信。他在信中指出,由于发展水平低、资源不足以及卫生系统薄弱,全球南方国家更易遭受新冠肺炎影响。人类发展指数排名较低的国家,其中不少在非洲,缺乏自行管理此类全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的能力。但与此同时,非洲国家数十年来积累了应对极端公共卫生挑战的经验,使我们对此次疫情的应对举措和方式有了清晰认识。

  (The countries of the Global South are more vulnerable to the impacts of COVID-19 because of low levels of development, insufficient resources and weak health systems.

  Countries ranking low on human development indices, many of which are in Africa, are less capable to manage the fallout of a global health emergency of this kind on their own.

  Yet at the same time, some of the very health challenges African countries have wrestled with for decades have given us a clear understanding of what needs to be done, and how to do it.)

  拉马福萨在公开信中指出:截至5月初,共43个非洲国家全面关闭边境,53个国家关闭学校,54个国家限制民众集会,26个国家要求民众佩戴口罩,32个国家实行夜间宵禁,18个国家实施全国范围封禁。

  (By early May, 43 African countries had full border closures, 53 had closed institutions of learning, 54 had limited public gatherings, 26 had instituted the compulsory use of face masks, 32 had instituted night-time curfews and 18 had imposed nationwide lockdowns.)

  客观地说,非洲不少国家的确采取了不少措施,他们的抗疫努力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肯定,南非尤其赢得了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的称赞。尽管南非疫情在非洲排行榜上一直名列第一,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非洲其他国家的疫情问题不严重。

  缺乏检测,就很少确诊,不公布真实数字,并不意味着没有疫情。非洲抗疫,任重道远。

  (去年第二季度董事会正值非洲日,标准银行挂满非洲各国国旗。笔者是标银董事会指定同传,已经连续服务12年,今年因封城中断。)

  非洲疫情简报

  

    



推荐 18